• >
主页 > 社区 >
社区
营销费用超课程收入在线教育真能“烧出个未来”?
发布日期:2021-11-07 09:0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,让在线年迎来发展风口。无论是热门综艺节目,还是人流密集的车站、商圈,抑或是个人的朋友圈,各类广告可谓随处可见。然而,互联网的流量思维和唯快不破的打法,是否真的适合教育行业?行业“烧钱大战”背后企业能否持续运营?

  “在家要上网课,出门散散心还是摆脱不了,真是哪儿哪儿都有它。”面对地铁站里的巨幅在线教育广告,中学生小洪有些“窒息”。小洪说,本打算趁周末散散心、解解压,结果铺天盖地的在线教育广告,瞬间将他拉回“还要好好补习”的现实。

  与小洪的感受一致,近年来,在线教育营销推广呈现无孔不入之势。近期,半月谈记者在上海市随机走访了一些热门目的地,发现在线教育广告可谓无处不在:陆家嘴乘坐观光旅游巴士,绿色的车身上满是某AI课程广告;人民广场、徐家汇等人流密集车站,另一家教培机构的广告常常布满一整面墙……

  除了传统的线下广告,在线教育“烧钱”的主场,还有各大综艺节目和社交平台。

  比如,有的机构赞助热门综艺《向往的生活》第四季,上热搜的频率让资深公关人士王晓明大呼想不到。王晓明发现,#向往的生活隐藏细节#、#向往的生活爆笑名场面#、#向往的生活收官#……尽管这些挂在热搜榜前五的词条乍看是综艺本身,点进去一看,却是在线教育机构的植入。

  “上微博热搜,以前都是娱乐圈玩这一套,没想到,培训机构也开始了。”王晓明说。其他在线教育机构也不甘落后,纷纷跟上。

  “我感觉这个行业现在就是站在风口上的猪,飞得很高,体格却比较虚。”谈及在线教育的问题,有多年教培从业经验的程琦说,当前相当一部分培训机构把精力放在营销上,却没有练好内功,很难持续下去。

  ——唯转化率是从。“在线教育行业有个概念叫作转化率,一切晋升、薪资计算都以此为准绳。”任职于郑州一培训机构的郑老师说,近年来,在线教育机构在社交网络推广短期课程,吸引了大量新生源。老师们最为重要的工作之一,就是以各种方式留住家长和学生,提高转化率。

  “唯转化率论的客观后果之一是教师底薪非常低。”郑老师说,目前其团队教师的底薪每月只有3000元,大部分教师也将精力放在提高续报率上了。

  ——机构管理乱象丛生。中消协2020年8月发布的《2020年上半年全国消协组织受理投诉情况分析》显示,教育培训服务投诉增多,投诉集中在虚假宣传、虚假承诺、协议条款不清晰、诱导消费者办理贷款付费且退款难等多个方面。

  2020年9月,北京市教委通报称,绘本学习平台大塘小鱼以打卡返现金、推广返佣金营销诱导家长购买课程却无法在规定时间返现,此外还未征得同意关停账号,引发大量投诉。不少家长还反映,该平台的宣传语也十分激进,如“让你轻松养出小学霸,还能顺便赚到奖学金,育儿和赚钱从未如此简单”。

  ——激进营销导致大幅亏损。统计显示,跟谁学、网易有道2020年第三季度的销售和营销费用分别为20.56亿元、11.48亿元,占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14%、128%。激进的营销策略,导致跟谁学在第三季度出现了9.33亿元的大幅亏损。

  与高昂的营销费用相比,这些标榜科技属性、人工智能特色的在线教育机构研发开支表现相对一般。如跟谁学三季度的研发费用是2.2亿元,而营销费用是研发费用的9.3倍。

  极光大数据发布的报告认为,2020年的疫情为K12在线教育行业带来新的发展机遇,行业渗透率及月活用户在2020年2月达到一年的峰值,分别为39.0%和3.4亿。综合各种因素来看,K12在线教育行业在未来三五年内仍会保持高速增长。到2023年,K12在线教育的市场规模预计达到1500亿元左右。

  虽然前景向好,但教育作为一个百年树人的事业,如何与快速发展的互联网保持友好兼容?专家认为,“在线”只是工具,还应不忘教育的初心,真正提供有价值的服务。

  “教育本身应当是一个慢工出细活的产业,我们更希望看到稳定持续的线性增长。”资深互联网人士张栋伟认为,在线教育企业虽是商业机构,但也不能背离教育的初心。

 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说,行业出现各种乱象,也跟当下整个中国社会对教育的评价过于单一导向有一定关系,家长求高分心切,在线教育机构追求产值,两者形成了某种程度的“相向而行”。

 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分析师陈礼腾认为,在线教育脱离不了教育本质。教育产品的决策周期、使用周期以及回报周期都较长,只有打造高质量的教学内容以及完善的教育体系,才能在教育长跑中笑到最后。香港直播最快开奖记录